推荐: |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|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,以免找不到我们 |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我与军嫂的一夜情 更多>>
 

    我与军嫂的一夜情

    时间:2018-09-21 与这个梅姐的事是发生在2009年,谨以此文,怀念小弟的第一次良家一夜情。
    夜深了,QQ上叫梅姐的女人还一直在线。而我,一边玩着游戏,一边与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。梅姐是我几个月前在QQ认识的,认识的时候,就隐约觉得我们之间会有事发生,但是我们从来没有说过关于性的任何事情,就只是普通的聊天,我对于她的认识仅仅是
    30多岁,做电器销售的,她所在的城市离我只有80公里。平淡的日子总觉得过得非常非常快,一晃几个月过去了,我与梅姐从认识,逐渐熟悉,互相留了电话,但是却从来没有打过,我们仅仅限于在QQ上聊天。
    直到9月的一天,我因公到她所在的地方学习,之前并没有给她打电话,心里一直想给她个惊喜,来制造我们的第一次见面。几天的学习,把我搞得很是烦燥,不知道是学习的枯燥,还是心里一直期待跟她的见面。学习终于要结束了,那天中午,集体聚餐后,正式告别学校。我收拾整理妥当,就准备给梅姐打电话。电话拿出来,心里还有一点点紧张,担心什么呢?她不见面?这应该不可能,我们的感觉都很好,已经说过到了对方的城市就打电话聚聚。总之当时心情很激动,应该是一种期待的心情吧。拨出她的电话。
    喂。
    喂,是我,我是XXX
    啊,是你啊,你现在在哪里?
    我就在XX市啊,你在哪里?
    啊。。。。我到你们XXX市来检查下级单位了。你在那里做什么?
    晕。。。。单位派我来学习了。太不巧了,你什么时候到我那边去的?
    就是啊,太不巧了。我也是昨天才过来,你什么时候回来?
    我今天下午就回去。你呢?
    哎呀,我也是今天下午就回来。
    没语言了。这次看来是见不了面了,下次有机会再找你吧。
    嗯。。好吧。
    挂掉电话,心里一阵失落,怎么会这么凑巧,我到她这里来了,她却到我那里去了,真是机缘弄人。没办法,收捡好心情,独自回家。就这样,我期待的第一次见面,以失败告终。也许是天意吧,这次的失败,却造就了下次见面的疯狂。
    那是在12月的一个晚上,天气是越来越冷了,我独自一人在家上网,快到23:00的时候,我准备洗澡睡觉了,衣服脱完,正准备洗澡,电话响了。
    喂。。。哪位?
    喂,是我,梅姐。
    是你啊,你在哪里?
    哈哈,我就在你们XX市。
    不是吧,你骗我的吧?
    我骗你做什么?
    那你现在在哪里?
    这个好像叫XXX宾馆。
    晕,还真是在XX市啊,你一个人吗?
    不是,我跟同事来检查工作。你现在有时间吗?过来坐坐吧。
    晕。机会来了!!这不是明摆着让我过去XXX吗?
    好好,你在哪个房间?我马上过来。
    我在XXX房。你快点来啊。
    好好,我马上来。
    我飞快的擦洗着身体(这也算是为晚上做准备吧),期间,梅姐又打了一次电话,问我怎么还没到?说再不来我就要睡了啊。我只好骗她说,已经出门了。快速洗完澡,开着车,顾不上天寒地冻,飞速赶到梅姐的宾馆。到了后,我还不敢贸然进房,先给她打个电话,确定后,径直来到房门口,一推,门居然没关。进去了。看见一个妇人躺在床上,盖着被子,是梅姐了!梅姐招呼我坐下,她自己居然没起床,我们就像很熟悉的朋友一样,聊着天。这才发现房间居然没开空调,梅姐说服务员说空调坏了,也修不好。怎么选这个宾馆,太差了,我暗自不爽。梅姐说是下级安排的,没办法,她的同事都住在楼上,她一个人在这楼。
    聊着聊着,我就坐到梅姐床边,说跟她一块躺着,太冷了。说完也不顾她同不同意,就脱衣上床。梅姐也未表示反对,反而把身子往里边挪了挪,看来是愿意的。一下子钻进被窝,好暖和啊,我一把抱住梅姐,才发现她什么都没穿,只裹了一条浴巾在胸前,落出白花花的手臂,我小D立马有了反应,一下抱住梅姐,吻了上去。梅姐也张开小口,迎上来。我一边吻,手也没停,抚摸她的背,摸着摸着就把梅姐的浴巾一把扯了开去。这时候,梅姐说不要啊,不要啊的呻吟声。看着她享受的表情,我想,这可能是女人的正常心理吧,又想体验激情,又在道德上有坎。不过,这时候男的只要加把劲,征服女人一般是没问题的。有了这个想法,我手更是没有停的打算,握住梅姐的RF,梅姐的RF真的挺大,不过可能是结婚过后给小孩喂奶的原因,下垂得利害。一边摸RF,一边吻梅姐,梅姐呻吟得更利害了,身体也来回的扭动。看来梅姐是动情了,嘴离开梅姐,含住梅姐的RT,舌头来回的添,一只手攻击另一个RT,梅姐扭得更利害了。突然,这时候,梅姐的电话响了,我也一愣,停止了动作。梅姐拿起电话,看了号码,叫我不要出声。梅姐接完电话,我才知道,原来是她老公打来的,她老公在成都工作,是个军官,常年不在家。我想,难怪呢,这样的女人最容易出轨。那我算是搞到军嫂了,我恍惚记得这是犯法的啊。。。
    电话打完,我又慢慢开始调节梅姐的情绪,可能是受电话的影响,梅姐的情绪不是很高,半天进不了状态,我翻身骑在梅姐的身上,先亲她的RT,亲了一会,梅姐有点反应,我慢慢往下移动,亲她的小腹,然后直接吻上她的BB,梅姐啊的一声,身体一阵狂扭,我用舌头添她的外阴,梅姐一阵抽搐,BB的水是越来越多,我看时机成熟,提起早已雄伟的DD就要插入,梅姐这时候却有了抵触心理,下身一直扭,不让我插入,说不要啊,不要啊,我这时候已经管不了这么多,再一次吻住她的嘴,然后握住DD,找准洞口,一挺而入。梅姐又是啊的一声,带着有点哭泣的呻吟,我一阵抽插,梅姐啊啊的呻吟,口里念到,老公,我对不起你啊。可能是受到她的话的影响,我反而加重了抽插的力度,没几分钟就射到梅姐的身体里。完事了,怎么这么快。好像梅姐没到高潮,我抱着梅姐,我们俩就这样抱着,过了好一会,DD软了下来,我才起来。梅姐说,我已经半年没做过了,老公一年才回来2次。我也不知说什么好,就说,我今晚就住这里了啊。梅姐却说,不行,你要回去,明天我同事万一看见不好。我说,我早点走就好了。但是梅姐就是不同意。
    这时候,梅姐拿出电话来,居然拨通她老公的电话。电话里梅姐跟她老公十分亲密,嘘寒问暖,让我一阵感慨,哎,女人啊,太让人难懂了。等她电话打完了,我们聊了会天,又做了两次,梅姐说她好久都没有这样舒服过了。我已经是筋疲力尽了,真的不想回家,但是梅姐却一再坚持,没办法,只好顶着寒风回家,倒头就睡。
    第二天,梅姐走的时候也没给我打电话,我以为就这样完了。但是过后的一段时间,梅姐经常打电话给我聊天,开始的时候我还觉得没事,但是后来,我上班的时候,她也打,我有事她也打,给她解释也不听。直到有一次,我工作正忙的时候,她上网给我说,要我在QQ里放歌给她听,我说我很忙,QQ只是挂着,没办法聊天,她居然说,我再也不理你了啊。我也气大了,不理就不理。就这样。梅姐一下子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,再打电话,号码已经过期。女人,怎么这么难理解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