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: |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|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,以免找不到我们 |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十八卷:第二章 风水轮转 更多>>
 

  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十八卷:第二章 风水轮转

    时间:2018-07-12 海边的这一战,最后以这样的形式结束,可以说是不幸中的大幸,至少我们这边没有太大伤亡,损失也不至于太严重。
      虽然不太想自夸,但我想逆转胜负的关键,还是在邪莲看我的那一眼。如果不是因为邪莲注意到我的存在,有了片刻的停顿,因而被羽虹重击得手,那么邪莲与天海幻僧配合,优秀的魔法师、强横的武者,这个指挥组合毫无破绽,他们可以顺利把霓虹各个击破,再率军扫蕩剩余的敌军。
      所以,这一次反抗军实在是胜得很侥倖。
      但虽然死伤不多,却不代表没有影响。中了箭上尸毒的官兵,多数当场倒毙,少部分还多留一口气的,也都在回到岛上聚集在一处,活活烧死,因为如果不处理掉他们,这些身体健壮、能抵抗尸毒的患者,就会被尸毒渐渐侵入脑部,变成择人而噬的活尸,让情形更是不可收拾,所以只好在他们尚未尸化之前,先行烧成灰烬。
      只不过,看着本来还一起并肩作战的同侪,在哀嚎中活生生被烧死,目睹这幕景象的人们,心里自然很不好过,尤其是当他们把这当作自己未来的命运时,那些本来勇于赴战的士兵,就依靠着身旁的人,一起脸如土色地颤抖着。
      我想五百年之前,这些士兵的祖先们,正面对幽灵船肆虐的火奴鲁鲁岛民们,一定也是用同样的表情,对着焚烧活尸的焦臭与惨嚎,心中恐惧不已。
      前后两次,我都亲眼目睹幽灵船的出现,尤其是这一次,邪莲直接由身后的虚空召唤出幽灵船,那种恐怖声势与森寒气氛,委实非同小可,就算伊斯塔首都的活尸骑兵群起冲锋,大概也不过如此。但连续看了两次,我有些困惑,好像有某些关节透露着诡异,但偏生一时间参不透那个奥秘。
      (问题是在幽灵船的追击动作吧,虽然说出现是为了断后,但以那时候的情形,幽灵船没理由不追击的。就算黑龙会想要玩什么心理战,不战屈人之兵吧,但只要幽灵船简单追击败军,再多杀一些人,恐怖效果只会更好,为什么他们这次不这么做?唔……好像不只这一次……)
      我突然想到,过去听反抗军士兵谈起遭遇幽灵船的战斗,次数虽然不少,但每次似乎都是点到为止,幽灵船实际造成的死伤,还远不及死在邪莲与黑龙会舰队攻击下的数目。
      这个不合理的情形,是否隐藏了什么秘密?
      我觉得事有蹊跷,但又参不透里头的奥秘,只得暂时作罢,留待有更多线索时再来思考。
      虽然自认为是反抗军的一员,但说句老实话,整个火奴鲁鲁岛上的军人死个精光,对我也无关痛痒,真正让我担心的人,还是羽霓、羽虹两姐妹,偏生她们两个这次战斗后都发生了危机。
      羽霓听说一直没有清醒,所以战后始终不曾露面。造成这情形的理由,邪莲的迷药或许是理由,但以羽霓的个性,出了这么大的丑事,就算清醒了也会找理由不见人。
      羽虹的情形只怕也不乐观。她与邪莲激战一场,尤其是最后全力施为,催发凤凰血焰,对身体的负担极大,照理说早该觅地 火散热,但我在那座巖窟中等待良久,却始终不曾见她到来,又听说她为了照顾姐姐的病情,难以分身,顿时心里有数,猜到她必定是倔脾气发作,强行在房里忍着焚血之苦。
      为何倔脾气发作?那当然是因为岛上军民的异样眼光了,这群酒囊饭袋打仗的本事不行,见了幽灵船溜得比谁都快,但是事后谈论起敌方妖妇如何狎玩羽霓,又如何游斗羽虹,种种香艳热辣的情景,就像他们亲自动手一样。
      邪莲其实已经把整件事说了七八成。匆匆由巖窟中赶去作战的羽虹,亵裤里肯定沾着满溢的香蜜淫汁;连续多日饮下我莹晶玉的羽霓,小嘴里自然是浓浓的精液气味。这两个秘密被邪莲当众说出,虽然还没有人识破我的机关,但是听闻这些话的人们,看待霓虹姐妹的目光自然有所改变。
      「听说了吗?并蒂霓虹的那个短髮妹妹,每天都躲起来自慰呢!真是变态啊,宁愿自己搞,也不要男人,难怪每次作战回来都不见人影,一定是偷偷躲起来自慰去了。」
      「还是那个姐姐正常些,你们听到那个吸血妖女的话了吧?出阵之前,居然还在与男人搞七捻三,弄得满嘴精液味道,洗都不洗就上阵了,真是一个好色的猛女啊。」
      「看不出来,两姐妹长得那么清纯,骨子里却这么淫蕩。一对姐妹婊子,哪有资格与我们的李元帅齐名?想到还要与她们一起作战,真是丢脸到家,说出去都难过啊。」
      这样的讨论,从那天战后就开始在岛上四处蔓延,比疾病传播的速度更快。
      我的变态老爸曾说过,天下男人本下贱,三五个雄性动物聚在一起聊女人,绝对没有什么好话,像我以前在萨拉带兵,闲来无事还不是常常讨论冷翎兰的绯闻?
      不是猜测她性变态,就是猜她同性恋,与身旁的女幕僚有染。
      不见得怀抱什么恶意,只不过是对于可望不可及的女人佔点口头便宜,聊以过瘾,至于会否对当事人造成什么伤害,这点就不在我们的考量之内了。而邪莲这一手非常毒辣,相信在这之后,岛上的总战力会进一步被削减,士兵们的士气也到了瓦解边缘。
      如果只是单纯的赛马,还可以在前头挂一个胡萝蔔,驱使马儿快跑;但人类的作战可不是这样。当士兵们看着冲在最前头的女上司,脑里想的不是作战,而是那摇曳生姿的圆翘美臀,干起来是何等美妙滋味时,这种士兵还能打胜仗,就真的是有鬼了。
      (这招确实毒辣,换作我是指挥官,也一定採取这种策略,比杀敌更有效,但是……他妈的,怎么这一招被邪莲给学去了?这真是自己打自己,卑鄙还卑鄙了。)
      撇开旁人不谈,这场战斗让我确认了很多东西。首先是邪莲,她投身黑龙会一事,似乎有点古怪,本来我猜测她可能未必神智清醒,不过,她既然发出纸条邀约,应该是还认得我,与我最早的猜测不符合,看来只有三天后碰一次面,才能了解详情了。
      火奴鲁鲁岛的西北角,我已经去看过环境,那里是断崖峭壁,普通人难以攀登,但是对有翅膀的邪莲却不是难事,她很轻易就能飞上来,只不过那里距离饭堂的距离有点近,我要小心一点,别让阿雪或四大金刚他们闯来破坏,製造不必要的麻烦。
      不过,距离邪莲的邀约时间还有三天,这三天里头如果我无所事事,那就太浪费了。事实上,在那场战斗结束后,我也已经想好了策略,逐一击破目标,不怕羽霓羽虹的翅膀飞到天上,也绝对飞不出我的手掌心。
      首先要处理掉的是羽虹。虽然已经被我得手数次,肉体上的吸引力没有羽霓那么强烈,但她的死倔脾气却让我担忧,如果继续任由她躲避旁人眼光,闷在房里强忍焚血之苦,弄不好真的会气血沸腾,焚体而亡,香消玉殒,到时候我苦心调教的小美人儿变成一团木炭,我要找什么东西去干?
      所以,一个单纯的变态色情狂好当,但如果打着长期佔有的主意,那可真是一件累人的工作。
      (可是……如果这死妞儿硬是不出来,我该怎么办呢?)
      我没本事强行抓人,所以在这时候,有特殊工作的好处就浮现上来了,饭堂的饮食由我经手,从源头开始下药,哪怕羽虹不乖乖中计?
      话虽如此,霓虹也算是专业缉捕人员,对普通的迷药、春药有研究,我不能随便拿些简单货色,容易被她们识破。幸好,配不良药品是我强项,伺候这两个发正义春的羽毛姑娘,保证每次都有让她们惊喜的新花样。
      「……前置咒语省略,淫虫,出来!」
      随意召唤出几条淫虫,我用手套抓着扔进石钵里,杵捣成泥,再把这些汁液抹入餐盘底部,慢慢混入料理当中。这样的下药法,只要每次不超过三条,淫术魔法书的记载保证无色无味,极难察觉,除非对方恰好也是此道高手。
      趁着这顿料理送去,我贿赂送饭的小兵,探听羽虹的用餐情形,发现她把米饭菜餚全数退回,却把我下药最重的热汤给喝个乾净,心里不禁阴险地狞笑,以她全身有如火焚、水分迅速消耗的口渴状态,将这碗发情淫汤喝乾净后,那股慾火哪里还忍得住,今晚肯定有我享受的了。
      傍晚时分,本来应该是饭堂工作最忙碌的时候,不过我却找藉口开溜,把工作扔回给阿雪与四大金刚,自己跑到海边的那处巖窟,偷偷躲藏。
      用以迷神乱性的烟雾,我已经準备完毕,就只等待羽虹的出现,而她果然没有让我失望,就在我进入巖窟等待的一刻钟后,一道璀璨火影如飙风似的冲了进来,将黑暗洞窟照得一片明亮。
      进入巖窟后,羽虹谨慎地往周围看看,确认周围没有人躲藏之后,这才鬆懈了表情,开始宽衣解带,让她那具白皙无瑕的少女胴体,裸裎在黑暗的洞穴中,成了一幅对比明显的美丽图案。
      看起来仍是那么美丽,躲在巖缝中的我悄悄点燃薰烟,让那特殊气体开始在洞窟中蔓延。一如往常,羽虹丝毫没有察觉,只是平躺在习惯的位置上,任着冰凉的海水轻拂过肌肤,一双细緻的手掌分别按抚胸前、轻探胯间,没过多久,阵阵令人销魂的呻吟声,就在巖窟中缓缓传透出来。
      (太乖了,这么容易就自己送上门来,我如果不吃,就太对不起你这小淫妇了。)
      我心中窃笑,悄然从藏身的巖缝出来,放下了薰香,确认淫慾结界已经在运作,便放心地走向羽虹,预备像过去几天一样,在她的纤细躯体上恣意发 ,同时帮她 散掉体内的焚血高温。
      「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好快活,为什么会这么爽快……啊!我……」
      羽虹娇媚的呻吟,听起来就像是一只发情的小猫咪,让人心痒难耐,我快步跑到她身旁,愕然发现她虽然全身赤裸,一丝不挂,但却在颈项上戴了一条链子,金光闪闪,甚是好看,只不过……之前我从没看她戴过这条项链……
      虽然只是一件小事,但这个反常的情形让我感到一丝警兆,因而还退了两步,下意识地拉开安全距离。
      人多小心一点,果然不是坏事,当我往后跨出一步,本来躺在地上的羽虹突然睁开眼睛,单从那没有一丝情慾的清醒眼神,我就知道她现在是绝对的神智正常,没有被我的薰香给影响。
      (太过大意了,再怎么说,心灯居士是她师父,就算有些防身神器,那也很说得过去。那个项链一定有问题,这次反被她逮个正着了!)
      脑里冒出了这个念头,我第一时间往后退去,但纯以武功来论,羽虹的身手远胜于我,只见眼前水波迸散,闪烁红光一下子灿烂映照眼前,在我能做任何抵抗之前,猛地掐住我的脖子,将我身不由己地往后推去,重重撞在后头的巖壁。
      之前曾在羽虹意识中发生的战斗,如今实际上演,她这一推的力道好大,我的身体在巖壁上一撞,差点当场就呕出血来,想要呼吸喘息,却又给羽虹的右手掐住,喉咙像是被火烫的铁箍勒着,疼得直流眼泪,哪里还喘得过气来。
      「禽兽!果然是你这狗贼!」
      距离太近,纵使我想闪避,也不得不正视羽虹的眼神,只见她双目赤红,恶狠狠地瞪着我,恨不得马上将我千刀万剐。从这眼神来看,她已经弄懂了这几日莫名绮梦的由来,识破我就躲在一旁弄鬼的事实,只不过……到底是哪里露出破绽的呢?
      是了,问题出在邪莲身上。在战场上,邪莲认出了我,因而有了古怪的停顿动作,羽虹把握到这一点,顺利击伤邪莲,以羽族人远较寻常人类为强的锐利眼力,居高临下,顺着邪莲的目光发现我,并不是什么难事,只不过我那时候全部精神都在邪莲身上,竟然没发现这么要命的破绽,真是该死。
      「卑鄙小人,你不是有很多阴损技俩吗?为什么不用了?快点使出来啊!无耻淫徒!」
      不愧是职业的捕快,羽虹一连串话骂下来,有些属于方言的髒话,她还说得满精彩的,只不过她再骂下去,就会扯到我对她做过的事,越说越是自取其辱,结果火气更大。
      (唔……光是骂人应该不够,接下来就该是要动手了吧。)
      一如我所料,羽虹用一些了无新意的话,痛斥我一阵子后,跟着便扬起手来,狂风暴雨般地连打我十几下耳光,出手毫不留情,我很快就尝到自己嘴角破裂的鲜血滋味。
      我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被头散发,脸颊肿起,肯定非常狼狈,但如果在这时候示弱,那结果肯定会更糟糕,所以勉力抬起头,故意瞥向羽虹胸前那对激烈起伏的雪白鸽乳,露出垂涎的眼神。
      「嘿……很过瘾啊,好久没有尝到这种滋味了,比……比干羽二捕头的小屁屁还要过瘾啊。」
      「无耻!无耻!」
      「为什么你来来去去总是这几句?没有别的话可说?其实我还该多谢你……为了活逮我,你连衣服也不穿,摆下这么香艳的陷阱,堂堂羽二捕头光屁股拿贼,这件风流韵事传了出去,我纵死也瞑目啊,哈哈哈!」
      得意的狞笑,让羽虹又踢了我两脚。被我点醒后,她注意到自己仍赤身裸体的事实,气得发红的俏脸上,又泛起羞耻的红晕,充满生气的美感相当动人,我看出她有那么一瞬间的犹豫,似乎想先穿上衣服,再来处置我,但最后却仍是决定死死地掐住我,不让我有可趁之机。
      「对啦对啦,就是这个样子,怕什么羞呢?你全身上下有哪个地方没被我看过摸过?都已经搞过那么多次了,还怕什么羞呢?你以为自己还是那个乾乾净净的处女吗?嘿,我记得你只要一裸露就会兴奋,现在该不会是故意露屁股给我看吧?」
      在不该笑的时候笑,当然不会有什么好结果,不过羽虹似乎没有打算对我下杀手,反而眼神恨恨地朝我下半身望去,一股森冷寒意让我心中狂叫不妙。
      「……被你玷污过后,我想了很久。在南蛮的时候,我与你有过约定,只要你能救助羽族同胞,我就任你摆布,你已经完成了承诺,所以我不会杀你,但为了不让其他的无辜女性受害,我要让你再也不能做恶。」
      「不……不要开这种玩笑吧,羽虹妹妹,大家不过是偶尔干一干,增进感情,你何必那么认真呢?别的不说,你起码也要想一想,它曾经给了你那么多快乐,你怎么能一下床就翻脸不认人呢?」
      「住口!」
      羽虹举起手臂,运起兽王拳劲,五指变得细长锐利,恍若刀刃,被这一下切割过去,保证是根草不留,痛不欲生;感受到那股杀气,我昂扬的胯间立刻委靡不振。
      「你这头禽兽,今天你就好好用身体记住,曾经被你凌辱过的女人,她们身心承受过怎样的痛楚!你所得到的报应,还不及她们的百分之一!」
      「……好、好可怕,我知道错了,下次……下次……下次你记得动手快一点。」
      一句话说完,羽虹就乖乖地倒了下去,在她仰身栽倒的时候,眼睛里还闪着不能置信的错愕,显是一点都不明白,为何突然间自己四肢无力,腹痛如绞,软软地栽倒。
      像羽虹这样的武者,只要运功镇痛,就算被人砍上几刀,也可以强忍下去,但她这次一倒下,没过多久就捧着雪白的小腹,发出痛楚的呻吟,浑身冷汗涔涔,片刻之后,就算咬紧牙关也克制不住那股剧痛,开始在地上翻滚,凄声惨叫。
      「臭婊子,刚才打我打得很过瘾是吗?现在就让你尝尝什么叫痛。」
      我摸摸脸上的肿胀瘀伤,着实疼痛,忍不住怒瞪了羽虹两眼;躺在地上捧腹哀嚎的她,也同样朝我看来,怎样都猜不到自己为何会这样。
      刚才我被羽虹抓住,狠狠挨了一顿痛揍,虽然说是狼狈不堪,但自己却也在暗中默唸咒文,预备使用淫术魔法。
      照黄晶石里的记载,这个咒文由于是紧急时使用,所以应该是稍一念动,马上就发挥效果,但我第一次使用,手忙脚乱,大有误谬,幸好羽虹被我一堆废话分散精神、浪费时间,不然如果她一上来立下杀手,我此刻已经没命了。
      造成这现象的理由,是羽虹背后逐渐清晰的那一抹鲜艳红影,凰血牝蜂,我植入她体内的地狱淫神。羽虹背后没有长眼睛,与我说话的时候,根本看不到自己背上的凰血牝蜂逐渐浮现,开始压制宿主的行动。
      地狱淫神,本就是用来俘虏与奴役女性高手的淫术,为了防备女性高手抵抗,又怎会没有反制手段?我以魔力近距离操控牝蜂,除了麻痺羽虹的四肢活动外,还能在她植入地狱淫神的子宫内,造成撕裂般的剧痛,什么神功都压不下来。
      「蠢女人,给你脸你不要脸,现在知道老子的厉害了吧!」
      我在羽虹身旁蹲坐下,一手按在她的俏臀上抚摸着,清楚感觉到那发自肉体深处的颤抖与痉挛;羽虹应该是想要反抗与逃开的,但是太过强烈的剧痛,却令她只能抽搐着肢体,近乎两眼翻白地呻吟着。
      「在南蛮教了你那么多次,还是学不会这一点。无所谓,你继续反抗,我很乐意多给你一点教训的。」
      嫌惨叫声音太过刺耳,我减弱了地狱淫神的压制,停止了羽虹子宫内的剧痛,只是持续让她浑身乏力,难以挣扎。
      子宫的剧痛一解除,另一个意料之外的效果发生。羽虹本就是为了 散慾火才来到巖窟,虽然她将计就计,找出了我的存在,但体内亢奋的慾火并没有消失,反而因为延迟处理,烧得更加炽烈,子宫内的剧痛一停,炽烈欲潮加倍涌来,我很讶异地发现,她大腿内侧已经沾着一片湿黏淫液。
      心里明明恨得咬牙切齿,肉体却争着向敌人献媚,羽虹此刻是什么样的心情,确实很让人玩味。
      我一面发笑,一面却开始摆布羽虹无力挣扎的肉体,在整个过程中,她看着我的目光,凶狠得像是要喷出火来,但是这股狠劲却不持久,这几天的梦中斗争,早就已经把她的坚持给击垮,即使她由梦幻回到现实,也再提不起那股抗争的毅力,当我轻夹住她粉嫩的乳蕾,用食、拇指来回搓揉,羽虹很快就克制不住,细细呻吟出来。
      让羽虹的身体仰靠在我身上,双腿大张,浑圆的屁股、诱人的花瓣,都不加掩饰地裸露出来;我左手捏住羽虹的圆翘屁股,大力搓揉捏弄,右手伸到她胯下玉户,将湿漉漉黏稠的蜜液,在她的股沟间来回搓摸。
      眼神一下朦胧、一下清醒,羽虹勉强抬起手来,一记肘顶撞向我,但我早有防备,一手格开,拼着被她多打几下,双臂环抱,紧紧把她箍着压回怀里,在她汗泪纵横的俏脸上乱吻。
      「放开我,放开我……」
      羽虹一边扭着螓首闪避,口中尖声悲叫,只是实在太过微弱,根本没有效果,而我握住肉杵,搓弄几下,趁着羽虹惊惶失措的时候,悄悄扳开她的臀肉,将尖端阳抵着臀沟上下滑动,羽虹才发觉异样。
      「你……你在作什么?那里是……」
      「那里是你全身唯一一个没有被我射过的地方,不过很快就不是了。」
      我窃笑着将肉杵抵上稚嫩的菊门,羽虹终于反应过来,用尽身体所剩下的每一丝力气去挣扎,但却只把白嫩的小屁股,在我肉杵前端的菇头上,摩擦得快要出火来。
      「不、不要在那里,那里髒,求求…………」
      羽虹难得向我求饶低头,照理说我怎样都该给她一点面子,无奈我和她一样,肉体都不听理智使唤,当下伸指分开她浑圆鲜红的菊轮,将粘满淫液的肉杵缓缓挤入。
      「痛!好痛……别插了……我……啊!」
      在羽虹的痛呼声中,我一寸寸向内进入;才一进菊门,肉杵就感觉被层层柔软温暖的软肉团团裹住。初次被使用肛菊的紧搾感,比起插在玉户的感觉还要强烈,尤其是异物进入,引起羽虹括约肌反应性收缩,肛菊口好像是一道铁环,紧紧箍住肉杵,内部肠壁还一阵阵收缩挤压,十分舒服。
      「进去棉,小羽虹,现在你全身再也没有一个地方,我没进去过了。」
      在少女的哀求声中,我缓缓移动下身,在羽虹菊门里面缓缓研磨,右手箍住羽虹平坦柔滑的小腹,左手食、中二指,伸入她蜜汁氾滥的花房里,用力扣挖。不一会儿,羽虹啜泣的声音转大,但花房深处却不断溢出淫蜜,往后流淌到肉体连接处,配合我的抽插,湿润起来。
      「啧啧,你还真是一个小淫女耶,第一次被男人干屁股,就可以浪成这样,就算是阿雪都比你不上,好,让我来玩玩看,试试你的屁眼有什么能耐。」
      菊洞渐渐适应了肉杵,娇嫩的直肠也分泌出一种油质黏液,令我的抽插渐入佳境。
      心力交瘁,羽虹的理智连同羞耻心,都被甜美肉慾渐渐融化,炽热的眼神笼罩一层氤氲雾气,在我的变态姦淫下,居然也能引发春情,口中喃喃呜咽,浑圆挺翘的香臀,不顾菊洞内直肠火辣辣的难受,左右扭动起来,脑袋左右摇摆,头髮随着动作飘蕩在空中,呼吸急促,娇喘不停。
      「……屁股好热,好烫喔……快、快要烧起来了……好痛……啊……插我的屁股……」
      我欣赏羽虹春情勃发的娇态,索性不再克制,腰腹用力,在羽虹菊轮里狂肆姦淫,胯下耻骨撞得她雪白臀肉乱颤。
      不知道经过了多久的疯狂时光,我想到羽虹的屁股还是初经人事,不能太过肆虐,大力抽动两下后,把滚烫种子兇猛发射在菊洞深处的直肠内。
      我喘息着,从少女菊洞内拔出尚未疲软的肉杵,喘气笑道:「呼!太舒服了……太过瘾了,你这个又骚又爱假装的小蕩妇,连屁眼都那么淫乱,真是败给你了。」
      随着肉杵拔出,一股乳白的浓稠精汁,从羽虹双腿大张的屁股中间缓缓溢出。
      我把手指伸到菊轮口,将屁眼流出的精汁,匀称涂抹在少女肉臀四周,通过仔细的观察,确信没看见稚嫩菊轮上出现血渍,显然受伤不重,这才偷偷鬆了一口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