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: |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|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,以免找不到我们 |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人在深圳 第二十九章 更多>>
 

    人在深圳 第二十九章

    时间:2018-07-08 第二天中午许晴过来,告诉我她老公去广州出差了,临走留言希望我多住些日子,回来再好好招待我。
      我告诉她,我晚上就要回深圳,对谢强的好意心领了。
      许晴有点惊讶,道:「这么快啊,我还以为你会多留些日子呢。」
      我笑道:「你可以留我啊。」许晴见我一脸坏笑,啐我一口:「去,你想哪了?」
      我认真的说:「说真的,有时我是想你啊。」许晴笑骂道:「别别别,你肯定没安好心。」我「呵呵」一笑:「谁坏呀,我可没往你想的地方想啊。」许晴只好丢给我一个白眼。
      我们又聊了许多,同学的事,工作的事,也互相开开玩笑,谈得很愉快。三点多钟时,苏萍和张涵过来,又聊了一会工作上的事,聊着聊着突然间我有个想法,建议苏萍把展厅的地面铺高五十厘米,刚好三个台阶的高度。
      苏萍和张涵很是不解,我做了个居高临下的姿势,让她们想像一下现场的效果,俩人闭着眼沉思片刻,苏萍首先拍手叫好,张涵跟着也想像出来了,也拍手叫好。
      许晴在旁笑道:「看你们三个傻子!」
      苏萍急急忙忙记录下来,笑瞇瞇夸道:「萧乐,你行啊!有你在凡事容易多了。」我客气道:「萍姐你就别夸我了。我脸薄,经不起夸奖哦。」四人发出愉悦的笑声。
      傍晚时分,小七来了,帮我备了一些手信,为我收拾了衣物,然后五人到二楼中餐厅用餐。张涵开始活跃起来,吃得津津有味。鹅蛋脸不施粉黛,红扑扑煞是好看。
      我藉上洗手间的机会,给孟明娟打个电话道别,房间里没人接听,打手机,响了许久都没接,只好做罢。
      小七开车送我去机场,其他人也要跟着,只好五人同车。张涵抢了副驾驶位,我无奈被苏萍和许晴夹在后排中间,腿脚相碰,手臂摩蹭是少不了的,张涵回头取笑道:「萧哥哥,你可是艳福不浅哦!」
      苏萍坐在张涵后位上,手往前一掐,嘴里笑骂道:「小丫头,看你乱说话。」张涵「嘻嘻」笑着躲闪。
      这不经意间,许晴突然握住了我的手,我还没反应过来,她很快又闪开了。而苏萍逗完张涵,往后收身时,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,身子向我稍稍偏过来,往后一靠,半个身子入了我的怀抱,然后也是很快地闪开了。
      一路上大伙说着笑话,欢声笑语撒满了宽敞的大马路,随着车轮飘向远方。
      回到深圳,已是夜里十一点多。我打的直奔别墅,本想去半个月的,没想到一去就是二十多天。这二十多天里,对黄依玲的思念是日增月加,虽然每天都有电话联繫,但此时此刻,下了飞机后想见她的念头竟是如此的强烈!
      到了别墅,远远望去,那栋小楼还亮着灯光,我心里激动不已,恨不能立刻飞到她的身边。
      的士停当,我付了车费,挎起袋子就走,直奔我梦想的地方。
      为了给她来个惊喜,我轻轻开了门,蹑手蹑脚进了房子。黄静曾告诉过我,她姐姐和姐夫经常会忘了关灯睡觉,此时黄依玲也许睡着了吧。
      我把袋子发在地上,换上拖鞋,轻手轻脚的上楼,动作有如猫捉老鼠时那般静寂无声,我直奔三楼,我暗想:「要是她睡着了,一睁眼看到我,肯定高兴地搂住我不放。」
      黄依玲的房间微微开着,有灯光从房间里泻出,我蹑手蹑脚走近门边,非常轻巧地把门推开,刚好能探头进去。
      我忍住笑,探头往里一看,不料这一看,笑容立刻凝固了。
      我又见到了我最不想见到的事情!心一惊,尔后一凉。
      屋里床上躺着两只大白羊似的一对男女,睡得很死。女的身材是那样的熟悉,不用猜立刻知道是谁了,男的一开始以为是姐夫郑成业回来了,但仔细再看,赫然是谢强——许晴的老公!
      一瞬间,我发觉有股凉意从头顶慢慢向脚板延伸,内心顿感悲哀,为什么上天总给我如此残酷的现实?为什么?
      强忍住眼里欲夺眶而出的泪水,我悄然掩上门,万分沮丧地离开这个刚才我还为之向外的地方。我知道我无法责怪黄依玲,她有她的选择,她可以做她喜欢做的任何事情,也许,我只不过是她的一个玩伴而已!但床上怎么会是谢强呢?这是怎么回事啊?
      伤心地回到我的宿舍,洗个热水澡,乱糟糟的脑筋终于沉静下来,我开始思索几个关键的问题:黄依玲和谢强是什么关係?谢强怎么会为了黄依玲而欺骗许晴说到广州出差?许晴知不知道这事?
      思绪逐渐清晰,我猜许晴应该不知道这事,谢强也许是到广州出差,只是提前到了黄依玲这与她相会,但他俩是什么关係,我就再也想不透了。
      唉,人生怎么会有如此多的波澜起伏,如此不可思议的遭遇,黄静、胡小宜、黄依玲、黄建设等等,那个不都是故事一抓一大把,但谁又说得清说得明呢?我算个谁,不过也是人生路上的匆匆过客,那么多的事,快乐一天是一天,何必再去想个为什么呢。
      回到公司,同事们都很热情,分享着我从北京带回来的手信,那都是小七帮我準备的一些北京的土特产,我也品嚐了一两种,味道很不错!
      柳倩倩直起哄:「晚上萧助理请客,大家有没有意见?」众人肯定没有意见了,看着大伙热烈的气氛,我也跟着嚷嚷:「没问题,今晚搓一顿!」
      时间已是三月了,翠丝让我制订第二季度的市场营销方案。我找来陈芳,向她仔细询问最近两个月的情况,陈芳找来报表,对每一项目的完成时间进度都作了说明,报表显示头两个月的市场情况良好,比制定的销售额略有增长,在往年,第一季度很多时候都不能完成任务,更不用说略有增长了。
      这样一来,我对下来的销售计划更是满怀信心。
      陈芳站在我身边,可能是有过关係的缘故,她靠得很近,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兰香味,清淡雅致,非常好闻。偶尔的肌肤接触,让我微微心神蕩漾。
      但为了避人耳目,她又似即似离,完全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。办公室人多言杂,我也不敢多作他想,聚精会神投入在市场计划的制订上。
      中午我在食堂用餐,给黄依玲发了条短信,告诉她我回来了。她很高兴,回复说:晚上我要为你洗尘!我把同事晚上聚餐的事告诉她,说太晚了我就不过去了,她交代我别玩得太晚。
      经过一夜的冥思苦想,我也明白了,她是她,她喜欢做她自己喜欢做的事,要不然,我和她也不会在一起了。许多事太过明白也不是很好,只要两人在一块能快乐就好,再说了,她参加过换伴活动,昨晚要不是谢强,也有可能是她那圈子里的任一个男人,我又何必多想呢。
      我始终不明白的是,谢强和她是怎么样的关係?
      我给黄依玲回复:「想你!」她回道:「我也想你!」
      我再给李佳丽电话,电话里她笑嘻嘻说:「我的礼物呢?」我笑道:「早给你留了,在宿舍里。」她在电话里亲了我一下,我告诉她今晚出去聚餐,她高兴地答应了忙忙碌碌过了一下午,下班的时候,天不作美,飘起毛毛的细雨,天气一下变得冷冷的。整个市场部,除了翠丝有约会,陈芳必须回家带小孩及几个家里抽不身的,一行男男女女十七个人,浩浩蕩蕩出发了。
      张伟胜过来拍拍我的肩膀,笑道:「哥们,兄弟今晚就对不起你了。我中午可是没吃午餐,空着肚子就等今晚这餐了!」说完「哈哈哈」直乐。
      我手肘顶了他一下,装着横眉竖眼,狠狠道:「兄弟,不用这么狠吧?」
      一行人嘻嘻哈哈分别挤满电梯,恰好在电梯里碰到林副总,林副总四十出头,人很高大,头髮往后梳得整整齐齐,国字脸上总挂着微笑,眼睛炯炯有神。看到我们一行这么多人,笑瞇瞇问:「这么热闹,是不是谁请客?」
      我笑道:「林总,我们出去解决肚子而已,不过见到你实在太好了,我们可以考虑换个比较高级的地方了。」
      柳倩倩在旁忙附和:「林总,您就一块去吧?」
      林总「呵呵」笑道:「靓女,想绑我水呀?不行不行,这么多人,回去无法和家里的领导报销。」
      热热闹闹中出了电梯,李佳丽带着方清清已经在大厅门口等候,于是几人一组,打的前往「明月楼」,说起来,我还是喜欢这地方。
      明月楼开了一个特大包厢,带舞厅的,里边有两张台,点菜的时候,我被拉住喝茶,张伟胜嘻皮笑脸地说:「你不用操心了,这事我们安排就好了。」
      柳倩倩急忙叫道:「我要吃了能美容的!燕窝!」
      其他女孩子也毫不迟疑地嚷着要吃这要吃那,我装出一副可怜相,求饶道:「各位大哥大姐,你们行行好吧,我还要娶老婆呢!」
      李佳丽走过来,揪着我的耳朵道:「嘿嘿,你就别想了。」
      晚餐十分的丰盛,看来这帮家伙早就等着狠狠宰我一刀了,气氛很热闹,男男女女多多少少都喝了点酒,看起来,一个个脸色泛红,好看极了。
      吃饱喝足,休息了一会,待服务生收拾好桌子,一个叫小敏的女孩子嚷着要跳舞,于是,音乐开了,灯光淡了,气氛开始变得朦胧。
      小敏二十六岁了,长着一张娃娃脸,身材娇小,爱笑爱闹,一见面,谁都会以为她最多不超过十八岁。
      舞曲开始了,交谊舞,舞池里一对对男女轻飘飘转动着,优雅之致。我不喜欢交谊舞,说不出为什么,觉得心里反感而已。
      方清清来到我身边,问:「不喜欢?」我笑着点点头,她犹疑了一下,说:「那我们喝酒?」我刷地瞪着她,女孩子找我喝酒,这可是破天荒头一回。
      方清清挺胸扬头,嘴角微微上翘,道:「怎么?你不敢?」
      我立刻「哈哈」笑道:「行,来,我们喝。」
      方清清眉毛上扬,道:「那不行,这样怎么喝得过你这头牛。公平一点,猜点碰运气。」我笑了:「好。我两杯你半杯。」
      于是整个包厢里,跳舞的跳舞,喝酒的喝酒,各有各的热闹。
      十点多了,方清清找来李佳丽帮忙,你来我往,都喝了不少,方清清站起来嚷嚷:「换音乐换音乐,迪斯科!」一帮女孩子哈哈叫好,于是响起了强劲有力的音乐,那强劲的节奏,让人无法安坐。
      这一次,所有人都到了舞池里,尽情扭动,展现最无拘无束的状态。
      快十二点的时候,终于结束了今晚的活动,冒着毛毛细雨,各自回家。令我意外的是,张伟胜居然扶着微醉的小敏一同离去,两人的神态,已是亲密有加了。
      方清清也醉了,醉得一塌糊涂,我和李佳丽扶着她,打的上了车,我问李佳丽:「是不是先送清清回去?」李佳丽只是略有醉意,脸红若桃花,说:「不要了,一起去吧,她醉成这样,要是半夜有个什么事,那多不好!」
      我想想也是,于是和李佳丽带着醉熏熏的方清清回到我的宿舍。因为天气有点寒冷,我顺手开了暖风空调。
      后来的事记得有些模糊了,只记得把方清清放到床上,盖好被子,我和李佳丽就开始了迫不及待的性爱,衣服丢弃地上,就在方清清的身边象沙漠里饥渴极了的人见了水源似的抱成一团,两般旧物久别重逢,自是热情异常,而肌肉相撞更是发出「啪啪」声响。
      我依稀记得,在激烈的撞击中,我问李佳丽:「要是清清醒来怎么办?」李佳丽俏脸晕红,说:「看着办!」然后口里亢奋地娇声尖叫着,蚀骨销魂的呻吟在夜里格外地响亮动听。
      后来,我们就睡着了。
      天亮的时候,闹钟把我吵醒,躺在床上,我往右一扭头,映入眼帘的是方清清满脸迷惑的表情,再往左看,却是李佳丽温柔的目光,方清清冷不防坐起身子,突然间「啊」的大叫一声,我立刻醒悟过来,我和李佳丽正赤身裸体。
      李佳丽吓了一下,忙道:「清清,你见鬼了啦,吓死我了。」
      方清清看看我,又看看李佳丽,问:「你们……昨晚……?」
     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,李佳丽说了:「大惊小怪的,我们昨晚很快乐啊。」说着李佳丽突然坐起身,拉着方清清的左手就按在我的小弟弟上,我吓了一跳,方清清也吓了一吓,随后急急忙忙想把手抽回,奈何李佳丽紧紧按住不放。
      我忙出声:「别乱来别乱来,这里可不能玩的。」话虽这么说,小弟弟给方清清的小手按住,那种异样的感觉,立刻令小弟弟伸头探脑,逐渐茁壮成长。
      方清清又羞又恼,右手突然袭击李佳丽胸前丰满的乳房,口里骂道:「你这个害人精!看我收拾你。」李佳丽被她抓住丰乳,忙往后挣脱,顺势把方清清一拉,李佳丽倒在床上,方清清却整个人压到我身上。
     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搞蒙了,方清清压到我身上,胸前饱满双峰压在我脸上,我正想发声,李佳丽迅速起身,又压到方清清身上,一下身上压了两个人,那重量压得我「啊」地大叫,脸被方清清胸部堵住,想大叫也叫不出多大的声。
      方清清似乎也蒙了,压在我身上一动不动,李佳丽嘻嘻叫道:「怎么样啊,爽死你们两个!」
      方清清挣扎了几下,无法动弹,也就不动了,她身上的肉体香味,让我陶醉。时间就这么突然停顿了,耳闻一片轻微的喘息声。
      这情景,说不出有多令人心神激荡,胯下的小弟弟被刺激得坚硬如铁,毅然竖立。
      过了一会,李佳丽鬆开身子,往后挪动,一手扶正一柱擎天的阳具,套进了她的销魂洞中,立刻传来一阵滑腻温润的感觉。方清清抬高身子,凝视着我,我也柔情的看着她,似乎是有感应似的,我们轻轻对吻了一下。
      方清清赶紧抬身,溜下床去,看着正在我身上摇晃,陷入情慾中的李佳丽,抬手拍在她的屁股上,转头口里骂道:「小淫妇,浪女。」骂完急忙跑出房去。
      李佳丽冷不防被她打了一下,口里回骂:「你别跑呀,让我们的老公看看谁是淫妇。」口里说归说,胯下的动作可是丝毫不曾减缓。
      我也乐得轻鬆,就让李佳丽在我身上尽情套弄,大约十几分钟,方清清已是梳洗完毕,站在门口叫道:「喂,你们有完没完啊?要上班啦。」
      一语惊醒欲中人,李佳丽赶紧抬离身躯,吻我一下道:「真捨不得哦。」回头对方清清道:「好啦好啦,谁不知道还要上班啊。」方清清笑嘻嘻骂道:「还有谁呀?你这个小淫妇,玩起来就不知道上班啦。」
      说笑归说笑,我也迅速起床,赶紧洗脸刷牙,硬梆梆的小弟弟在忙碌中慢慢疲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