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: |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|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,以免找不到我们 |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十景缎 第十四章 更多>>
 

    十景缎 第十四章

    时间:2018-06-11 文渊听着奇怪,略一凝神,似是从床边传来。文渊点了支烛火,就近看去,小慕容在里,华瑄在外,两女都睡得正沉,只是华瑄似乎先前 没睡好,面向着床边侧卧,一不小心就要落下床来,被子也被她扯去了一大半,小慕容没盖到多少。
      文渊微微一笑,心道:「师妹长得越大,睡相越不好了。」上前要帮她盖好被单,忽觉着手有些湿湿的,低头一看,被子下段有些濡湿的 痕迹。他心生疑惑,轻轻翻开被子查看。
      这一看可让文渊的心「蹦」地猛跳一下,烛光照映下,但见华瑄一袭轻软白衣,罗衫下隐现红兜,一只手伸入在双腿之间,底下一片湿漉 漉地,像是花石间渗出缓缓流泉,布裙、床单湿了一大片。那手五指微屈,若有似无地蠕动着,也沾了一片湿,烛火照得有些闪亮。因是侧卧 ,右腿压在左腿上,双腿稍一磨动,便听得细小的滑溜声。
      文渊看着,脑海里一时似乎空了一片,愣了一下,心道:「师妹从来不会这样,这是怎么啦?」一看华瑄脸庞,见她双颊微透樱红,朱唇 半启,轻轻地呼着气,眉头稍紧,似乎睡得不稳,像做着什么梦。
      文渊不敢再看她下身,连忙帮她盖好被子,灭了烛火,躺回地板去睡。
      忽听华瑄轻声说道:「文……师兄……」
      文渊吓了一跳,坐起身来,道:「师妹?」华瑄却不再说话,只听到细细的呼吸声,仍是卧在床边,显然只是梦呓。文渊舒了一口气,心 道:「千幸万幸,要是师妹知道我看到她这样子,一定羞死了。」又躺下去睡。
      不过躺了片刻,华瑄又低声说起梦话来:「嗯……文师兄……师兄」文渊明知她在梦中,仍是心头碰碰直跳,心道:「人道是」日有所思 ,夜有所梦「,难不成跟师妹一阵子没见,她就这么想我了?」
      才在想着,却听华瑄语声渐乱:「嗯、嗯、嗯嗯……师……兄……不行啦……」文渊一怔,偏头看去,窗外月光照来些许微光,隐约见华 瑄脸上似笑非笑,又像有些哀意,被子又已被扯在怀中。
      「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啊呃……文师兄……!」耳听华瑄软绵绵的梦中轻吟,文渊哪能睡得了?每听到「文师兄」的轻呼,更是心跳加快 ,暗想:「师妹这种声音,该不是在做春宫大梦罢?」华瑄睡梦之中,那知文渊正被她引得心神蕩漾?
      只听她似喘似呼,呓语道:「嗯……唔……文……师……兄……不、不……嗯,不要啊……唔嗯……」
      文渊听得血气腾涌,忍不住走到华瑄床边,见到她脸泛红潮,听着莺声燕语,不禁心生冲动,将被子拉开一边,只见华瑄轻衫已被汗水濡 湿,身子似乎刚从水里出来一般,衣物紧紧贴着,衬得她玉体更发挑动人心,口中断断续续地轻呼:「嗯嗯、啊……呼……唔……文、师…… 师……啊……」
      到此地步,文渊已难以忍受,一低头,便往她唇上吻去。一张俏脸近在咫尺之际,文渊陡然停下,心想:「孔子曾言:」吾未见好德如好 色者也「,我这等行为,德是不必说,完全是好色不好德了,趁师妹懵然不觉时对她轻薄,更是大不敬,这些年读的书都读到哪里去了?」
      想到此处,文渊连忙抬起头来,轻轻地盖好布被,深深呼吸几下,心中大感惭愧,心道:「师妹不过做个梦,念到了我,那又怎地?我胡 思乱想,随便揣测师妹的想法,险些把持不住,真是愧为师兄了。」
      他大力摇摇头,躺下地去继续睡,暗自运转内息,不去听华瑄梦中呓语,过了些许时间,才沉沉睡去。
      次日一早,华瑄迷迷糊糊地睁开眼,只见小慕容已醒来,坐在她身边,笑吟吟地道:「妹子,早啊!」华瑄微笑着应道:「慕容姐姐,你 也早啊。」才一坐起,忽觉下身凉凉的,低头一看,布裙股间竟然湿透,还约略可见到肌肤颜色,不禁脸上飞红,连忙拉过被子掩着,往小慕 容看去,神色有点气恼,低声道:「慕容姐姐,你一起来就闹我!」
      小慕容抿着嘴,笑道:「哎呀,这跟我有何关係?那可是妹子你自己弄的,哪能怪我?妹子,你昨晚做了什么好梦啊?」华瑄红着脸,道 :「没……没有什么。」
      小慕容眨一眨眼,笑道:「是么?」忽然凑到华瑄耳边,轻声道:「跟你的」文师兄「做了什么事啊?别想赖,你都说了一晚啦。」
      华瑄一惊,道:「我……我说了什么?」小慕容扬扬眉,笑道:「你啊……你说呢?」华瑄急道:「我不知道啊。」
      小慕容笑了一笑,露出一副陶陶然的神情,轻轻喘气,口中娇腻腻地发出极动人的声音:「啊、啊啊……文师兄……不要……嗯……唔啊 ……」华瑄大羞,急得不知所措,连忙掩住小慕容的嘴,道:「我……一个晚上都这样?」小慕容拿开她的手,笑道:「有没有一个晚上,我 是不清楚,不过我醒来时是这样的,你说呢?」
      华瑄羞不可抑,哀求道:「慕容姐姐,你……千万让文师兄知道啊,这……这种事……」小慕容眼珠一转,笑道:「行啊,你告诉我,到 底做了什么好梦啊?」
      华瑄低下了头,拨着手指,道:「不讲行不行啊?」小慕容笑着道:「可以呀,不过我口风可能就没那么牢……喂,我去叫他起来啦!」 华瑄急忙道:「好啦,我说嘛!」小慕容拍拍华瑄的肩,笑道:「是怎么样啊?」
      华瑄一脸娇羞,压低声音道:「我……梦到文师兄,把那个什么王的世子赶走了。」小慕容道:「然后呢?」华瑄低声道:「然后……我们……都把衣服脱掉了。」小慕容心中怦地一跳,低声道:「再来?」华瑄闭上眼,一张俏脸直红到了耳根,轻声道:「他抱着我啊,摸来摸 去的……我……我不会说了啦。」小慕容听着,脸也红了,急问道:「你们……有做那样的事吗?」华瑄道:「什么啊?」
      小慕容轻咬下唇,良久才道:「他有没有把……下面那里的一个东西,对着你那里进去啊?」华瑄一怔,羞红着脸道:「我不知道啊,什 么东西进哪里啊?」
      小慕容道:「男人下面都有条长长的东西啊,平常软软的,有时候又会变大变硬的……啊,对了,会喷些白白黏黏的东西出来。」说到这 里,想到文渊,不免有些害羞。华瑄似懂非懂,道:「那东西是……是要进到我们这儿,是吗?」
      小慕容道:「好像吧,大哥是这么说的,我也没见过呢……喂,你到底有没有跟他这样啊?」
      华瑄有些困惑,低声道:「没有……好像没有,一定要这样吗?」小慕容道:「大哥说这是最重要的啊。」两个小姑娘都是一知半解,对 望半晌,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却听一声呵欠,文渊已醒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