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: |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|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,以免找不到我们 |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报警汙辱 更多>>
 

    报警汙辱

    时间:2018-05-17 我是一个小偷,但,我竟然要搞到要自己报警,叫警察来救我!
    我并不是想要「自首」,亦并非準备「改邪归正」,我是实在是有苦衷的:
    那天晚上,我由一棵树爬入九龙塘一间花园洋房偷东西,但当伏在窗外的树枝上,即时听到男女的呻吟声和嘶叫声。
    「哎……啊……你插爆我喇……撞到我子宫……啊……」
    我探头一看,呻吟的是个长髮美妇。她大约廿七、八岁,皮肤白晰,那双豪乳起码有卅八寸!
    她的腰肢很幼,约有廿四、五寸,小腹平坦,三角地带是没有阴毛的!
    她不是「天生白虎」,而是剃去了阴毛,她的阴户贲起,小阴唇微张!
    为甚么我看得这样清楚?因为她是给人用皮带绑起,那些皮带是一串的,很多日本片的女主角都用过,是玩SM的「道具」!
    有个身材◇梧的、全身精赤溜光的赤裸的男人,正握着一根电动的假阳具,狠狠的戳向她的阴道里!
    「啊……你干死我了……」女郎粗话连爆,她似乎不痛苦,又像很享受。
    我忘记自己是贼,我伏在窗前的树枝上,像看三级片。那壮汉用电动阳具插在她的屁眼上,女郎呻吟得更响,不过,她手脚被绑,无从「挣扎」。
    「好兴奋吧 哈……」壮汉不时抚摸着她的豪乳。
    我血脉沸腾,很自然的就自己也硬梆梆的,但那壮汉的下体更利害,他还没硬起来就接近六寸,比我的「东西」粗上一半,长了一寸多。
    「来,替我『吹喇叭』!」壮汉提了提女郎绑在颈上的皮带,她像狗似的爬向前,小嘴张开。
    她吮到「啧、啧」有声,口水淌满地闆。
    那男人的阳具也太粗长了,女郎两眼的眼珠都凸了出来!我下体也更加硬了。
    女的吮了五分钟左右,壮男已经「全硬」了,他就要插她了。
    我想看得更仔细,身子不期然又爬前一点。突然,树丫摺断,我的头也碰在那窗门上,「砰」的一声后,我身子往下堕。
    「哎唷!」我从二楼高跌下,即时撞昏了……
    一杯冰水将我泼醒,我张开眼,已经身在屋内,我衣服被人剥掉,那艳女的SM皮带,像变魔术似的转为绑着我。
    「你是贼,想进屋偷东西,对吧?」
    壮男穿回内裤,而艳女亦戴上乳罩和穿回三角裤。
    「大哥!放了我喇,我不敢啦!」我低声哀求着。
    「你刚才见到我喇……」艳女赤着脚,踩在我的面上。
    「我不敢啦……」我再求饶。
    「报警就便宜他了!不如,我们教训教训一下这个小偷吧!」艳女低声在壮男耳边说了一些话。
    「好!这个办法不错!」壮男找了一条皮鞭出来说:「我要这个小偷一辈子也忘不了!」
    「不要打我,我下次不敢啦!」我乞求着。
    艳女突然伸手,脱下了乳罩。她两支肉球跃了出来,那笋形的乳房、腥红大片的乳晕及奶头,令我眼前一亮。艳女捧着自己的奶子,不断地在搓。
    「死贼仔,你开始自己手淫!」壮汉挥起皮鞭,打在我背上说:「你不想打飞机!就让我打你!」
    他鬆开我右手的绑,我怕痛,我祗好用「五姑娘」搞自己。
    「嘻……嘻……」艳女将乳房捧到我眼前,她的乳尖几乎揩到我眼皮,取笑我说:「这小偷,连那东西也这么小,嘻嘻…… 」
    我面孔一热,但我仍然用手努力做事。
    「噢……噢……」我弄着自己的肉棒,「玩」了十多分钟,才射出白浆。
    「啊……」那艳女退后躲避,我的精液几乎射中她的足踝。
    「我打完飞机啦……放我喇……」我陪上笑脸。
    「不行!」壮男的皮鞭揩在我头顶:「再来多一次!」
    「先生……我再打多一次飞机就放我吗 」我再陪上笑面。
    艳女向壮男打了个眼色,她再脱下三角裤。
    「你看清楚喇……」她将胀卜卜的阴户,几乎揩到我 尖。我是半蹲着的,见到她阴唇微颤,两扇肉濡湿,我不禁又握着自己的肉棒,十分钟后,我又射精了!
    「先生,我好口渴,给一杯水我饮行吗 」打了两次飞机,水分消耗很多。
    「我们祗饮啤酒的!」艳女光着身子离开房间:「我去厨房给你拿来!」
    壮男仍旧用皮鞭指着我。艳女开了罐啤酒给我喝,我喝了几口,虽有点苦,但很冰冻,我太口渴了,几下子就喝光。
    「我们要做爱了,你继续打飞机!」壮男向我蛊惑地笑了笑。
    他抬起艳女屁股,就来一招「龙舟挂鼓」。
    「哎……啊……」她呻吟起来:「好长啊……插到底啦 」
    两条肉虫站在我面前做爱,我不期然又自己摸弄着下体……,我又射多一次精。
    很奇怪,我觉得体内像有团火一样,虽然被绑住,但我很兴奋。他们站着,插了十五分钟,壮男才射精,那艳女用濡湿的肉洞,擦在我面颊上说:
    「你多打一次飞机,我或者会和你来一次啊!」
    「好!好!」我知道这对男女是变态的,但我肉在砧闆上。
    我打了第四次飞机,这次,我几乎无精射,我混身发软。
    我累得趴在地闆上睡了一会,但,那女的又将我搞醒:「来!创造纪录,迈向第五次!」
    她用假阳具「电震」着我的屁眼,我又兴奋了,我再一次自摸……
    我打完了第五次飞机后说道:「够了吧 我……我已经没有体力……」
    「你有的!」艳女媚笑:「我在啤酒里放了兴奋剂,直到天光时,你一定可以打十次飞机的!」
    「我们想知男人是否会精尽人亡!」壮男狞笑。
    「不要了……」我哀求道:「我不要再打飞机了!」
    艳女媚笑,她戴上医生用的手套说:「我来帮你吧!」
    「我死啦 」我祗觉头晕脚软。
    第六次了!我牙关打战:「真的不行啦……饶命啊!」
    在壮男和艳女离房洗手时,我见屋角的电话,幸而,我右手仍可用,我不敢再打飞机了,我打九九九!
    「救命,我我是小偷啦,我被睏九龙塘……快救我……」我讲完这句就晕过去了!
    十分钟后我「获救」,最后被判囚十八个月,但我十分愿意!